張老師月刊專訪  

 

治療室裡的多重人格故事 一場心靈意識的鬥智遊戲


「我的多重人格個案,教會我最重要的人生課題──並存的重要性。生活裡的許多困境,不是只有對或錯兩種選擇,而是該如何協調彼此的觀點,做出最好的抉擇。因此我陷入困境時,我會想起我的個案們,個個都在盡力地為他們的人生努力、奮鬥;所以為了讓結果更美好,更需努力找出第三種、甚至第四種選擇。」

前言:「我們的存在就像蜘蛛網,消長是為了因應不同的生存環境。」——DID患者 文=楊雅亭.攝影=黃念謹


那一天軍醫院來了一位士兵,傳聞他在部隊上的表現令人匪夷所思,有時看似精明,有時卻連最簡單的口訣都答不出來,甚至說話的語氣像個孩子。於是這位士兵被帶到精神科做鑑定,當IQ測驗進行到一半,他神色一轉,放下筆,看著臨床心理師張艾如說:「妳幹麻一直要他做呢?我們幫他做就好了,他不會的。」
「是精神分裂症嗎?!」張艾如心想,開始問說:「平常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有啊!」士兵回答。
「你覺得周圍的人會害你嗎?」張艾如推敲追問。
「沒有,我們從小就在一起,都互相幫忙的。」士兵回答。
「你是指周遭的朋友嗎?」疑惑愈來愈多,張艾如繼續追問。
「不是啊,我們都是在裡面,是在一起的。」士兵毫不遮掩地說。
「什麼在裡面?!為何我一句話都聽不懂。」謎樣的敘述環繞著張艾如。
士兵兀自地說起:「我們有很多不同的人,○○是負責做事的,□□是負責生氣的,還有……」

小標:「夜晚到了,換我出來好不好?」一個聲音出現了。「ㄟ,你的藥吃完了,那我的呢?」
另一種聲音又出現了,不同的人格說起自己的需求,與幻聽相同嗎?

他,是張艾如七年前遇見的第一位多重人格(DID)病患!
DID令人難以置信的想像向來吸引人,張艾如告訴我們,「三面夏娃」中副人格抱著貓前去會談,但是當主人格回身後卻開始對貓過敏;而她自己的一位個案,當他的副人格出現時,高度近視的視力竟然恢復了……。「他們的存在顛覆正統醫學的教育」張艾如嘆息地說,「至今我們還是無法解釋,同一個身體如何出現不同的體質、性情,甚至腦電波反應。」
要發現DID並不容易,有的醫師終其一生僅能遇見三、兩位個案,有人說,這是因為東方文化的獨特性,DID很容易與「靈魂附身」劃上等號,於是他們很少進入醫療體系;但也有人說,因為DID很容易被誤診。但是在這家軍醫院,張艾如發現的個案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多,而且以男性居多註1。張艾如解釋說,除了是因為軍醫院的獨特體系(族群多是軍人、兵役篩檢制度),讓潛藏個案可以被發現,也是因為這群個案教她聽懂,目前的診斷手冊描述得尚未詳盡的「徵候群」。
她進一步解釋,只看單一徵狀,個案很容易被誤診為是憂鬱症、躁鬱症、或精神分裂症;所以要整體診斷,他們普遍會反應說:「有好多不是耳朵聽到的聲音」,,如果不繼續追問,了解那其實是「內在有好多訊息不斷冒出」,是來自內在的,就很容易以為是幻聽。
五年後,張艾如帶著她的觀察與疑惑,加入了「國際解離學會」(2007年已正式更名為「國際創傷與解離學會」,她是唯一的台灣會員),並她發表了一篇〈DID的四種並存狀態〉註2研究報告,描述了DID的其他類型,非只有好萊塢電影「三面夏娃」再現的模式。而國際上也普遍同意,主人格知道副人格存在的比率事實上也比不知道的多,未來的診斷手冊DSM-V即將重新改寫。
回到先前的士兵故事,張艾如笑著說,他屬於「內在家族系統」類型,是最好治療的,因為主、副人格可以彼此合作、溝通,也很清楚對方的存在價值,如果生活上沒太大的困擾,個案通常也不會回診。腦海中,我們不禁浮現了身旁的幾位朋友,他們的「人格面具」轉換得出神入化,也許也是潛在DID吧!
「變成一個完整的『自我』,往往成了他們的最大困擾。」張艾如告訴我們,有一次士兵的母親來看孩子了,她先請這些副人格出來簽個名,副人格依次出現了看到母親都喊了聲:「媽!」結果士兵媽媽氣得大叫:「我只有一個兒子!」隔天這群副人格紛紛跳腳說:「『他』的媽媽好殘忍,竟要把我們變成『一個人』,可是我們開完會,還是不知道誰該消失 …」
如果說,每一個存在都是為了因應環境而生,那麼誰又該消失呢?

小標:「如果我把自己變成貓,是否就安全了?翅膀、動物……,都是我渴望逃脫苦境的象徵。」——DID患者
心理學家普遍同意,性格是複雜的構造,它很可能在某些特定的狀況下分裂破碎。為了生存,有時候,個體必須接受不同環境的「行動暗示」。張艾如感嘆道,「DID幾乎都逃不了兒時的創傷,無論是重複性的創傷,或是一次劇烈的傷痛。」
◆早熟
孩子被迫早熟,未必代表適應良好。有一位個案回溯自己的生命史,重新看見了那年父母接連去世,她是怎麼由一位嬌嬌女變成早熟的孤兒。當她不聽話,她被祖父母哭訴著,於是她接收了環境的「行動暗示」,戴上「小大人」的人格面具,開始安慰長輩。但孩子的內在仍有太多情緒,為了生存,防衛機制出現了,它分出一個人格來承接她的痛苦,有時也分出另一個天真的小孩人格來平衡傷痛。於是我們不難理解,為何主人格總以孩子的模樣出現,正象徵著他們是受創記憶的承受者、抑或是希望可以停留住、最快樂的童年時光。
「大人的EQ影響孩子的命運」,張艾如提醒我們,有些高教育水準的父母對孩子過度要求,或是以「忽略」來處罰孩子,都可能造成孩子極大的痛苦。有的孩子過度迎合父母的期待,而收斂起自己的情緒,甚至不自覺地走到腳起水泡、無法控制地想毀掉自己,這些解離症徵兆,都可能是未來DID的壤土。

◆ 認知失調
另外, DID源自破碎家庭的比例極高,「但重點不是離婚本身,而是離婚後,父母有沒有關注到孩子的矛盾情緒。」張艾如舉例說,有些母親會不斷地對孩子說父親的壞話,以致於孩子不知如何收放對父親的情感,雖然有研究認為「只要有替代角色就行了」,但許多個案卻表示,他們還是充滿了心理衝突,畢竟除了血濃於水,在心理層面上,父母親仍具無可取代的重要意義。
而不斷變動的環境下也可能造成孩子的認知失調,如寄人籬下、主要照顧者不停更換,或是從小移民到國外,以致於孩子不知道能依附誰,更影響孩子日後的客體關係、自我認知,甚至有的個案會說,「我從小就像行屍走肉般,連天使都是假的、都是邪惡的。」
正因為這些負面情緒不斷累積,副人格也慢慢潛伏在潛意識的世界裡,直到有一天,個案經歷了特殊事件或是壓力情境,例如,當眾被老師叫出來羞辱,從小累積的負面感受被喚起,「適切的暗號出現!」終於某個副人格衝出來,表態說:「這件事交給我了,讓我來幫你解決!」

小標:一個人格掉入水中,痛苦、掙扎;一個人格躲進黑暗的箱子裡,那是他們的過去嗎?我不願輕易追問,除非他們準備好。
然而張艾如並沒有以「探索創傷史」做為唯一的療癒之道,她說,「我相信每個DID都存在著自我療癒的力量,如果主人格或副人格沒有準備好,我們不一定要挖掘他們的過去,而是讓他們學習面對自己,關懷、安撫內在受傷的自我。」
有一位男孩在同學的挑釁下,「暴力型的副人格」挺身而出,他拿起手中的竹籤往同學的眼睛一戳,副人格解救了男孩,但男孩也因此呆在醫院裡。「讓主人格知道副人格存在的意義與任務,是重要的。」張艾如向男孩解釋,因為男孩從小到大常常被欺負,為了不想男孩再被傷害,而出現了這個暴力人格,誓死盡責保護主人格與整個生命體。
「這是你的家人為你冒著生命危險,你的生命共同體會很在乎你,你也要學習長大。」張艾如告訴男孩,當別人在開你玩笑,主人格要學習立刻跳出來化解、重新承擔起責任。於是她目前的療癒取向為「內在家族系統」治療觀,只要彼此運作得宜,不一定要合成一個『人格』;何時融合成一個人格,或保有幾個不同任務取向、共同合作的人格併存,皆應交由個案本身的生命共同體自己決定,而非由醫療人員決定的。
而最難治療的是「找不到主人格」的DID,她曾經發現同時存在二、三十種以上副人格的DID,這群人格像選班代般,不斷更換對外代表,但他們卻都可以隱約感覺到——「好像有某一種高層在影響我們、監督我們。」
這又是一場心靈意識的鬥智遊戲。
訪談結束時,我們的腦海不禁盤旋著一句話,「看不見的,不見得就是不存在。就像電流,你,能說它不存在嗎?」這是一位DID的自訴。我們想起採訪前,走在布滿鐵窗的天橋上,看到一個中年女性迎面走來,她的眼睛斜斜地看向我們,嘴唇喃喃自語,我們揪著害怕的心快速前進。中年女人的世界究竟是怎麼了、DID的世界轉換又是怎麼了,還有我們內在的揪緊害怕又是怎麼一回事,這一切心靈的神祕之海,或許還待時間的慢慢揭曉。

BOX 《How to篇》
小標:5則小提醒:我家有多重人格患者
前言:我們要學會,不要累積現在的負向能量,才能生出新的力量面對傷痛的過去。
口述=張艾如.整理=楊雅亭.攝影=黃念謹
多重人格患者的「變臉」考驗著常人對「可預期」關係的渴望,更考驗著患者的自我認同,情感糾葛可想而知,當家有多重人格患者,怎麼辦?以下是張艾如的提醒:

提醒1:吃了什麼藥?
一般來說,抗精神疾病的用藥,副作用多,容易讓人昏沈,於是副人格出現的機率也提高,有的醫師因而誤認為病人是狀況不穩,而加重藥量,結果愈醫愈不好。
多重人格患者多半會出現憂鬱症等情緒困擾,因此建議除了以心理治療為主外,也必須服用情緒調節的藥物;若是情緒焦慮者,則給予藥量較輕的抗焦慮藥,切記藥量過量會削弱意識的主控權,如果副人格群的恨意尚未抒解完全,此時的個案很容易出狀況。
簡言之,安眠藥、抗焦慮藥、抗精神病藥,這類藥物容易讓人進入下意識狀態,因此副人格會轉換得更快、 失控行為也更多,有的主人格甚至會因此認為自己是不是瘋了,或是無法正常地生活。

提醒2:不要以為是附身
有個案告訴我,他的父親要他吃香灰,但他內在的副人格們不斷對話說,「誰怕誰,我們大家都是在一起的,不是『外來』的。」一般來說,附身是外在靈體的侵入,而多重人格是內在的自我分裂,兩者截然不同。
通常我會用「葡萄原理」(ego state theory)跟家屬說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面向,就像每顆葡萄代表單一的人格面向,都在進行能力與情緒的分工; 所謂的「統整型人格/自我」就像是一串完整的葡萄,如果一般人像是溫室裡成長的幸福葡萄,因而有個意識下較完整的自我,那麼從小創傷不斷的DID便彷彿風吹雨打中成長的葡萄,小葡萄原本便長得較為鬆動、甚至長不大,某天一旦置身壓力情境之下,便宛如突然刮來一陣颱風,有些小葡萄便會因承不住壓力而掉落了,多重人格就因此形成了,而這些副人格(或葡萄)都在提醒我們,「『我』的存在與某件重大事件相關」、「『我』意味著某種性格或情緒的整合狀態」。

提醒3:不是要追究責任
有的家屬擔心會東窗事發,因為他們會被指責為加害人(如情緒失控或病態地傷害孩子),有的家屬卻是一時的無心之過而傷了孩子,知道原委後,有些父母會懊悔地哭泣,這時我們就會跟她說:「我們明白妳不是故意要傷害孩子的,但我們相信環境的改變,會讓孩子愈來愈好」,讓家長明白我們不是要追究責任,而是要一起努力釋放孩子過去的創傷。

提醒4:記得穩住情緒
如果父母不瞭解多重人格的存在本質,當孩子自殺或是出現傷人的行為時,過度責罵孩子,結果爆發了另一個導火線——加速保護者、暴力型等副人格產生。我再次強調家人要關心孩子,但不是要配合他、哄騙他,而是要關照到孩子的不同狀況。還有,要穩住情緒、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現害怕的情緒,不然「失控行為或暴力」人格會認為家人是可以控制、家人是欠我的,或另一個極端地更加對家人懷恨在心。

提醒5:能量不滅定律
即便是高危險群(環境適應障礙者、成癮症、校園割腕族、新厭食族……等)只要懂得關照情緒,都能預防葡萄掉落的機會。我相信能量不滅定律,能量一定要有出口,特別是負向能量,不然身心就會出現各種症狀。所以我們要先學會:不要累積現在的負向能量,就會逐漸生出力量去面對過去的負向經驗,還有必須學習相信事情沒有很困難、也不是那麼令人可怕。


註1國外的個案研究多女性(因家暴或性侵害而就醫),於是張的男性個案自然引人好奇。「有任何本土與性別上的新發現嗎?」我們問。張艾如坦然說,也許是接受西方教育使然,到現在仍無法具體回答哪些是本土的獨特發現。另外,在性別差異上,她從關心(care)與控制(control)兩部分來看雙親對男性個案的影響,初步結果發現,成長中男性對父親角色的重要性,高於對母親的情感依附;且來自童年長期的同學傷害也是不可忽略的。

註2根據臨床經驗,張將DID分成四種並存狀態:1.主人格不知道副人格的存在;2.本來知道副人格的存在,後來因故變得不知道;3.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但主人格無法控制副人格,就像隔著玻璃窗觀看似的;4.好似內在的家族系統,主、副人格之間可以合作無間。

 

20150411 四種並存  

 

 四種並存類型發表於 2008 年國際創傷與解離學會 ISSTD 榮獲年度優良論文發表獎, 並曾被納入 DSM-5 改版過程中的重要參考。

 

20160520 葡萄與冰山  

2017年新附註文章連結檔與說明

→ 在累積 17 年接案經驗後, 已可從「身-心-靈」全人角度回答十年前 2007 年接受專訪原本不解的生命現象, 感恩吶~

註1. 【葡萄理論】解離心理病理機制

2006 年我開始構思「葡萄理論」, 2009年開始陸續將「葡萄理論」解離心理病理機制/ 身-心-靈能量平衡健康模式, 於國際與國內學會年會以 posters & workshops 方式發表, 並於每年受邀 200 多場次的演講中向民眾推廣 → 其實每個人都是「多顆葡萄/靈體意識」與一個「梗/肉體」組成的「一串葡萄/一個我」, 而 DID/MPD/解離性身份疾患/多重人格/化格分裂/人格解離/心靈家族個案 就是因創傷而「散落的葡萄」, 基本款是自己的三魂七魄/靈體意識, 分工負責七情六慾 & 高智慧 (含天賦/能力), 於是掉了的葡萄便會被看見「多個人格/多個我」; 一般人成串「沒掉的葡萄」形成每個人的「人格特質/個性」、而「散落的葡萄」則被醫學上稱為多重人格的「(獨立)人格」!

複離款:因能量磁場「吸引力法則」, 而與外來「時空」或「次元」頻率共振/召喚而來的靈體意識, 則與掉了的葡萄同樣有獨立運作的能力 → 整體生命能量場平衡/相信/接納/感恩/不對立, 才能促使所有生命共同體和諧的結果。「白葡萄」(鶴)與「黑葡萄」(老鷹)的說明,請見註3 & 註4 說明與連結檔。

 

http://ajcirene.pixnet.net/blog/post/297551648

打開心靈的那扇窗─ 從「葡萄理論」身-心-靈健康模式談理性意識與感性情緒能量平衡的智慧

http://ajcirene.pixnet.net/blog/post/112657

把愛傳下去!─ 一位台灣資深心理醫師從多重人格治療中的體悟

 

註2. 【葡萄理論】解離心理病理機制/ 身-心-靈能量平衡健康模式/ 身-心-靈全人關懷模式

 http://ajcirene.pixnet.net/blog/post/112732          

國立空中進修學院教學節目 第四集「葡萄理論」專訪

 

註3. 有「白葡萄」高智慧靈體意識的葡萄串,我稱為是【鶴立雞群】的「鶴」比喻 

因為大量DID (我喜歡去疾病標籤改稱為「心靈家族」) 大都是我稱的「鶴」(先天有4D以上白葡萄高智慧靈體意識、多才多藝/藝術天份超高, 因「先天」人格特質不同, 不小心就形成「後天」創傷的來源, 因而從小被當成「怪雞」或「病雞」), 因此「先天不同 & 後天失調」的結果, 葡萄串就散掉了!但現在還有一大群後天沒有受創童年的「鶴」, 葡萄並未散掉、不會解離, 是同樣擁有4D以上高智慧葡萄、懂生命真實相的一群!

http://ajcirene.pixnet.net/blog/post/112741      

http://ajcirene.pixnet.net/blog/post/297495446

 

註4. 「黑葡萄」靈體意識的葡萄串,則我稱為是【老鷹】與雞群的關係→ 這便是犯罪人格/犯罪行為的真正原因

http://ajcirene.pixnet.net/blog/post/339531755

專文推薦 【逆襲揚昇 ─ 為悄然上身的黑色能量來點平衡光吧!】02/04/2017 商周出版社

 

 

 

張艾如 院長/ 臨床心理督導/ 教育部部定講師/ 前公會理事

心靈之美心理治療所院長

醫學中心資深臨床心理督導

國立空中大學資深兼任講師

前台北市臨床心理師公會理事

前國防醫學院醫學系專任講師

前三軍總醫院臨床心理室負責人

台灣創傷與解離學會(ISSTD台灣分會會人

國際創傷與解離學會2011年年會委員會  委員

國際創傷與解離學會2011年年會審查委員會 委員

國際創傷與解離學會2010年年會審查委員會 委員

國際創傷與解離學會2009會員委員會 委員

國際創傷與解離學會2011太平洋會議委員會 委員

國際創傷與解離學會2008國際事務推動小組 亞洲國家代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靈之美心理治療所 暨 台灣創傷與解離學會 TSSTD

ajci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2) 人氣()


留言列表 (172)

發表留言
  • 收穫很多的人
  • 今天聽您的演講
    感到收穫很多
    謝謝您

    阿我更期待能很快地在您的部落格看見
    您想推薦的書目拉
  • 好啦, 我儘快啦, 我現在要去國防醫學院上課了, 先上心靈工坊看, 他們有幾本邊緣人格相關的書, 謝謝你的回饋喲

    ajcirene 於 2008/10/17 06:55 回覆

  • 不難
  • 請問恐慌症患者會同時有"解離"症狀
    嗎?
    規避社會責任卻無失意及其他身體異狀
    也算是"解離"的一種嗎?
  • Dear 不難,解離是每個人都會有的防衛機轉,只是因著不同的生命歷程可能因此形成「解離症」,因此很難簡單地直接談恐慌症是否「共病」解離症,但可能會有「解離症狀」;推委責任無感覺不一定可以達到解離的定義,需視狀況而同時檢視其他症狀才能這麼談, 因為我們都不會輕易給自己或任何人「負向標籤」的,很謝謝您的來信提問喔!!

    ajcirene 於 2009/04/18 23:24 回覆

  • 感謝你的回覆
    會這樣問的原因
    是因有個罹患恐慌症的未婚夫
    (他領有重大傷病的輕度精神官能類手
    冊/也曾領有輕度精神身心障礙手冊)
    每次當需要彼此承擔的問題來臨時
    他彷彿總是抽離"自己的角色"
    以旁觀者來應對
    或是以自己的假設來回答我的問題
    應該說是啟動他自己莫名其妙的防衛機
    制來回應..
    困擾很久了!
    我能向哪些單位求助詢問嗎
    有時精神官能病患
    並非會有痛苦
    而是照顧他們的家人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HIPPO
  • 老師的文章對我很有幫助,想說聲謝謝
    ~!
  • 謝謝 Hippo 的回饋喔 ~ Best Wishes!! ..........張老師

    ajcirene 於 2010/03/07 13:1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oibin521
  • 什麼是自我認同混亂和自我認同改變啊
  • 「身份認同混淆」是常常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或不知道自己是誰。「身份認同轉換」則是因內在心靈家族不同人格的對外轉換, 具有自己的人格意識而稱之

    ajcirene 於 2010/05/03 22:0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oibin521
  • 可是...她不喜歡我們叨擾她
    5年來我們過的一點也不好ˊˋ
    連心理諮商的時候我們想出來也很困難
    其實我們也很怕住院
    跟她一樣ˊˋ
    什麼是Dear啊
    我們也不敢出來
    因為他老媽都會問我們是誰
    好像跟我們是敵人一樣
    很不爽的那種態度
    我覺得我們快死掉了
  • Dear 是親愛的意思。別死啊~因為你們每個都是很棒的!!要能適時地對外是要治療者訓練過才能協助你們的!!

    ajcirene 於 2010/05/30 10:1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oibin521
  • 你不會叫我不要講話吧@@
  • 不會 ~ 傻ㄚ頭 ~ 只是請相信我常常從早忙到晚回家後,就沒腦力與心力可以回信了,但會看信 ~~

    ajcirene 於 2010/05/30 10:16 回覆

  • 6124
  • 請問多重人格有沒有好發的年齡?我遇到
    一位國中一年級男生最近狀況不太對勁,
    有時候會變成另一個很兇惡的人,或是忽
    然要去拿刀或是危險物品當武器,他媽媽
    表示那是祖靈(他是原住民)的問題,去
    廟裡處理過通常就會好一陣子,我們也搞
    不清楚到底是否有可能是多重人格?
  • 大部份的個案本身會在國小高年級或國中時期自己多多少少有感覺到自己的不同面向,但幼稚園或國小時期便已出現當事人不解的行為了。可以請他或他的家人上我的部落格看看那些文章,因為不論是不是祖靈還是多重人格,都有可能有「能量失衡」的問題,所以廟裡處理也會有短暫、治標的小小成效出現啦。話說,你的朋友很幸福喔~有你這樣關心他的人~ 希望大家都平安、幸福喔!!

    ajcirene 於 2010/05/21 16:21 回覆

  • 請問多重人格會失眠嗎?
  • 當人格間不和諧,便會有些心靈家族的成員因白天沒機會、會不被允許、或不小心被忽略而無法直接對外時,便很有可能在晚上時「放封」出來活動,這個時候便會讓現階段對外的主人格感到有「失眠」的困擾,因為身體總是在使用中。另外一種便是人格間透過夢境不斷傳遞重要的訊息,急於讓這整個生命體知道,因為時機到了需要知道的重要事情,於是對外的主人格也會因此感受到「失眠」。所以協助人格間的和諧度是最重要的!!

    ajcirene 於 2010/05/30 10:0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蝙蝠俠
  • 請問多重人格的副人格是不是都有不一樣
    的年齡?和國籍?副人格的年紀比主人格
    大有沒有可能,這會很特殊嗎?
    我很好奇這個問題
    麻煩您為我解答
  • Dear 蝙蝠俠,是的不同的人格會與這個生理年齡的主體年齡不同,有年齡較小的(這種通常較多),也會有超齡的人格,這是很平常的狀況。謝謝你的來信喔 ~

    ajcirene 於 2010/06/18 22:5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